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9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天降神婿 > 卷十三:鸿蒙之困 104 身体
    “我就是你,而你很快也会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只觉得毛骨悚然,我追问道:“难道你也是那个人的碎片?若是如此,你为何要杀了宇文护?”

    他淡淡道:“自然是为了灭口,只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竟然能够找到我,既如此,这口也算是白灭了,干脆和你坦白,不过你该是后悔的,因为知道真相,永远比什么都不知道要难过得多。”

    接着,我便感觉手上的力量消失了,下一刻,斗篷窜上半空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我连忙追上去,而在我飞身而上的那一刻,脚下的一切开始崩塌,恢复的房屋再次成了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时光倒转,终究只是虚假在作祟,根本维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我抓住那人的斗篷,道:“我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他却头也不回道:“合作?十个你我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!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而是动用了吞噬的力量,下一刻,他的斗篷开始慢慢消失,而他也终于开始惊慌,一边逃窜一边道:“你怎么还有此等力量?”

    吞噬是我的王牌,我没有拿出来是因为还不到时候,而且用它来对付面前这人,对我的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此刻,我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对方有些急了,因为他发现在我吞噬的力量下,他的时光倒流都无法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快停下!你个疯子!你吞噬的力量不足以立刻将我杀掉,而一旦你的力量消耗殆尽,我便能将你杀了。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死了,还会有另一个我活着,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吞噬是我的王牌,那么,扎纸术就是我最大的底牌,我可以保证只要我的纸人在,那么即便我死了,也依然能依靠纸人身上属于我的那一滴精血复活。

    可面前这人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他其实已经在慢慢回归“真我”了,而他根本无法阻止这场回归,所以才变成了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有肉体,也没有灵魂。

    只能躲在斗篷里,以此显示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今日他死在这里,便是永远的消失。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,问道:“你会扎纸术?能扎出另一个你来?”

    看吧,扎纸术真的是我的底牌了,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那个世界,这个技能足以令所有人震惊。

    我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终于,他败下阵来,沉声道:“好,我和你合作!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,替我扎一副好身体!”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这是小事,只是,这副身体里会掺杂我的精血,你不嫌弃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嗤笑一声,道:“你我不过都是那家伙的碎片,我嫌弃什么?如果不是为了多苟活几日,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合作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十个我们加在一起也打不过他,所以就算和你合作,我们也赢不了他。所以,我到底靠着什么才能拥有一副身体,我丁点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这消极的态度其实让我挺失望的,但一想到他如今的样子,我猜测他之前应该是用尽浑身解数去挣扎过,希望摆脱命运的折磨。

    然而,命运并没有放过他,而他正是因为这沉重的打击,变得消极,觉得自己彻底没有了翻牌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杀了宇文护,大概就是希望我不要知道这些,那样,我就不会反抗,也不会经历那种从满怀希望到无比绝望的过程。

    我收回力量,深吸一口气,盘膝坐在地上,迅速恢复身上的灵力。

    他骂了句娘,拎着正在打坐的我来到一处偏僻的树林,然后站在一旁,冷眼看着脸色很快就变得红润的我。

    待彻底恢复,我睁开眼睛,望着他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道:“我不是在为你护法,只是想要你快点好起来,给我搞一身和你一样像样的人皮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我抬手一抓,树上的树叶簌簌飘落,汇集在了我的手上。

    然后我就迅速扎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他好奇道:“不是扎纸术吗?树叶也能?”

    我发现他虽然傲娇了一点,但其实心性很单纯,是个好奇宝宝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我俩都是苦命人,而且身出同源吧,我对他有种天然的好感,笑着道:“扎纸术只是一种术法的称呼,像我这样的高手,早就不局限于材料了。”

    见我如此自恋,他酸溜溜道:“都是碎片,你却好像是被偏爱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接话,而是迅速扎出了一个人,咬破我的手指在上面写下一串符咒,然后让他躺进去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会有几分犹豫,可他竟然无比信任我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着,那树叶扎出来的人像是有了灵魂一般充盈起来,接着,一个面色红润的大活人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和我长得有八分像,比起俊朗的我,多了几分秀气,和他刚刚出现时那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他欣喜得看着自己的身体,道:“你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,这副新身体我很喜欢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