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9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我必将加冕为王 > 《我必将加冕为王》正文 第五十二章 小佩里戈尔
    “不、不要这么看着我,我真的没把这里告诉任何人!”

    感受到见习教士和陆军准将投来的目光,刚刚还能保持从容镇定的“悄悄话”立刻慌了神,看上去简直比另外两人还要惶恐不安: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你们想想我为什么要说出去?!这里可是我最后的藏身处了,告诉别人有什么好处?!反倒是真理会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安森直接喝止了“悄悄话”的辩解,警惕的双眼紧盯着楼梯方向,同时握住纸张的右手发动【聚焰】,火光连带着上面的内容一同吞噬。

    伴随着飘散的灰烬,第四道身影出现在这座宽敞的地下室内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清脆的鼓掌声在墙壁之间回荡,在看到来者的一瞬间,安森眼角的余光立刻捕捉到了“悄悄话”脸上的异样。

    那是种混杂了恐惧,憎恶,发自内心想要作呕的情绪;仿佛对方的脸上长满了不可描述的怪诞性状,只是看到都会引发生理乃至心里层面的不适。

    嗯,所以他之前所说“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模样”,是纯纯的撒谎了……

    相较之下,见习教士的表情甚至还更复杂些,已经超出了正常理解的范畴,非得读心才能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那严肃的眼神,警惕的动作…显然,他起码是认识对方的。

    对方穿着和卡林·雅克毫无区别的黑色教士长袍,只是无论衣料材质,整洁和贴身程度都明显高了不止一筹;能隐约看到白衬衫领子的脖颈上挂着银色的秩序之环吊坠,交叉按在身前的双手上两只硕大的蓝宝石戒指无比醒目,令他那温文尔雅的神色还多了几分光彩。

    但真正引起安森注意的,是他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没有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身上,没有半点“活着的”存在,所应拥有的任何反应;以至于自己在开启“异能”的状况下,选择性忽视了他的存在,甚至于没有注意到对方已经悄无声息来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自己,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;但随着对“异能”的逐步开发,各种能力和机制愈发纯熟完善,安森已经很少像过去那样完全开启,而是选择性的使用部分功能。

    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这样消耗更小,不至于过份损耗精力;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遇到的敌人愈发强势,完全开启“异能”实在是太过容易暴露,反而不如只使用部分功能显得灵活。

    结果,就犯了过去绝对不会犯的“常识”错误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清脆的鼓掌声,在对方双脚踏下最后一集台阶时落幕,十指交叉放在身前,仿佛是要捧起脖子上的秩序之环挂坠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,实在是了不起…这么快就能发现这里,真是令人惊讶。”他微笑着迈步上前:

    “安森阁下,您的实力和行动力远远超乎了在下的想象…这样一来,过去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,现在看起来似乎也不那么令人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裁决骑士团的那群绅士们,和您一比简直是完全不懂战争为何物,只会意气用事的孩子!拿着最好的底牌,却非要用最无用的方式挥霍一空…哼哼,输掉战争完全不是什么令人奇怪的事情嘛,反倒是赢了才有问题呢!”

    “至于陆军部的那些先生们…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,原本以为他们最大的毛病是狂妄,现在看来应该是幼稚;高高在上的地位和良好的出身让他们忘乎所以,觉得任何事情都应该按照自己希望的那样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很显然,那是不可能的…任何人都不可能对任何事称心如意,这是这个世界不可撼动的铁律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都不敢想象,他们这些人之后会采取什么手段来遏制您的崛起…克洛维与自由邦联的同盟,在您的操弄下几乎已成定局,作为自由邦联利益的代言人,双方盟约只要还没有被打破,您在克洛维的地位就无人可以撼动。”

    “而早在那之前,您恐怕就已经重新坚实了自己的根基,利用手中的财富,身边的人脉为自己塑造起足够强大的势力,反过来捆绑自由邦联的利益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以博格纳子爵为首的革新派,以弗朗茨家族为首的保王党人,以雷纳尔家族为首的旧派豪门,以北境商会为首的域外势力,以猎枪俱乐部为首的基层军官群体,以塞西尔家族为首的地方强权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部分与您血脉相连,虽身份低微但十分团结,并且愿意为您效劳的巴赫家族成员们。”

    “同盟,派系,亲属,部下…只用了短短十几天,这个属于您的‘新势力’就已经在克洛维城初显爪牙,展露出让陆军部这个庞然大物都警惕万分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…他们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您的能量,顽固的相信可以在法庭上将您彻底打倒,打垮,全然不知您的计划早已超过他们,向着更高的层次进发。”

    “而做到这一切的您,只用了十几天;确切的说…才两年多而已。”侃侃而谈的中年人,满眼都是无与伦比的赞叹:

    “安森·巴赫阁下,您真是所有野心家成长和崛起的典范;和您相比,那些陆军部的蠢货们简直像是在过家家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不吝溢美之辞的家伙,安森始终保持着沉默,直至再三确认对方终于没有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一片死寂之中,他默默将双手背在身后,顺便藏好了找到的记忆卡片: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。”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依旧带着那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…那就请允许我教您一个与人交往,最基本的规则。”安森微微眯起眼睛:

    “在高谈阔论之前,最起码也应该先介绍下自己的身份和来历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深以为然。”对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,然后重新将目光转向安森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半分钟,他才想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似的反应过来:“怎么…难道他们,没有向您提起过我?”

    “完全正确,恭喜您猜对了。”安森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;他其实不完全反感这种喜欢“表演”的家伙,但眼前这个人的威胁阈值和曾经的敌人完全不同:

    “所以…自来熟的教士朋友,不妨请您自我介绍下如何?”

    嗯…“悄悄话”知道他这点不奇怪,但见习教士…印象中他好像对教会的事情没那么上心,在克洛维城待了那么些年,连求真修会的审判官也是最近才终于认全了。

    让一个主业经营违禁品的走私犯子印象如此深刻…难道这家伙在这方面还有什么独特过人的地方?

    “莫里斯·佩里戈尔,因为我父亲的关系,我的朋友喜欢叫我小佩里戈尔。”

    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,中年人依旧是那副温文尔雅的表情:“他是一位着名的历史学家,神学家和数学家,同时也是极少数没有成为教士,却对圣艾萨克极其有研究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继承了他大部分的衣钵,除了历史学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之外,其余的学科都在我父亲半强迫下完成了启蒙,如今添为修道院这方面的一名学者。”

    “研究圣艾萨克的学者?”安森被勾起了好奇心:

    “难道说,您的父亲是并未归顺教会的求真宗信徒?”

    但是对方显然并不打算顺着他的想法继续说下去,而是话锋一转:“说起来,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发生了交集了,安森·巴赫阁下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么说有些冒昧,但其实早在至少一年多以前,您的名字就已经引起了在下的注意,甚至还间接的为您提供了一点小小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这还真是一件完全不令人感到惊讶的事情啊。”安森面无表情:

    “对我调查的如此彻底,各种不为人知的秘密都了然于心,如果说眼下才是您首次认识我这个人,恐怕还有些难度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为人知的秘密?不不不…您实在是太过奖了,这才只是基础中的基础而已。”莫里斯或者说小佩里戈尔笑了笑:

    “和我知道的东西相比,那些真正被您很好的藏起来的秘密,才真正称得上令人瞠目结舌呢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…当初卡林迪亚港向克洛维军队缴纳的几十万金币赔款,在您的精心运作下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踪影;大半个港口的财富,仿佛只是说句话的功夫,就完全人间蒸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其他人,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它们的下落;但教会银行的一大特点是,只要有钱从教会银行走过张,留下的痕迹就能让教廷轻松追查到每一块铜板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莫里斯的话语声突然变得玩味了起来:“不过您是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的,因为涉及到您和风暴军团的那些神秘账单,都已经被我亲手修改过了;请放心,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那信誓旦旦的保证,安森甚至懒得假装应付客套,冷漠的等待对方表演结束。

    “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…当然是因为出于对您才华的敬意;大胆主动向帝国远征军发动进宫,乃至千里折返攻克伊瑟尔王庭,您的成就简直堪称战争教科书,让我愈发的怀疑裁决骑士团,为什么能有与您正面交锋的胆量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彻底入戏了,莫里斯的表情愈发认真严肃:“虽然我们彼此双方的关系更接近于敌人,但我仍然愿意这么做,因为您值得他人为您伸出的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证明这的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,如果被克洛维人发现了这个关键的证据,那对您忠诚的名誉,将会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!”

    “我简直不敢想象,那些陆军部的歹人用这个来攻击您,污蔑您;我不止一次的感到庆幸,还好发现的足够及时,否则必然会酿成对您极其不利的后果!”

    “啊…不过您也不用担心,因为我是绝对不会用这个来要挟您的,即便我们现在双方的立场互相对立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莫里斯摆摆手:“如果某天我要击败您,打垮您,那绝对不会使用这种用事实污蔑别人的方式——这一点我可以向秩序之环发誓,您可以绝对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用敌对来形容我们彼此的关系,都实在是太单纯了,因为实际上,我们还是有合作的空间和余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…我们其实已经合作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安森故意挑了挑眉毛,露出了非常客气的假笑:“那还麻烦您提醒一下,是在什么时候呢?”

    “安森准将,您还真是健忘啊。”莫里斯也笑了:

    “我们最近一次合作,不就是在您于圣战军的对峙期间吗?”

    “与圣战军对峙的…期间?”

    “或许这么说您还会感到有些陌生,那请允许我更加详细的描述下。”莫里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

    “在真理会的诸位找到您,并且请求您务必击败圣战军的时候,是不是给过您一个…可以反败为胜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您请不妨猜猜看,那份让圣战军临时改变总指挥,导致整个战局出现天翻地覆逆转的命令,是谁发出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你?”

    安森微微睁大了眼睛…不仅仅是因为惊讶,更是觉察到对方突然出现在这里,突然和自己相遇,很可能并不是什么碰巧的事情。

    哪怕自己竭尽所能的避开所有人的目光,用足够繁琐的操作和计划确保整个行动的万无一失,却依然没能逃过某些人的预判。

    不,不存在什么“某些人”,从头到尾真正抓住了自己行动轨迹的人那只有一个,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请允许在下重新做一遍自我介绍,我叫莫里斯·佩里戈尔,添为秩序之环教廷修道院的一名小小负责人。”微笑着的莫里斯却扭过头,看向角落里的见习教士:

    “以及,曾经的真理会成员之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