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9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做局 > 正文 第2569章 绵里藏针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尤程东吓了一跳,忙道,“先跟徐市長汇报再抓人,这个步骤可不能搞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吕倩,你别急急吼吼的,放心吧,薛源现在跑不了。”乔梁道。

    尤程东点了点头,道,“这样吧,晚上先派人去薛源的住处外盯梢,只要确保人在我们的监控下就行了,明天等跟徐市長汇报了再动手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吕倩点点头,并没有强行按自己的想法来,她知道自己也不能太任性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回去休息,明天再安排抓人的事。”尤程东道。

    吕倩没有反对,送走尤程东后,吕倩将乔梁送回去,自个也回宿舍休息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,尤程东早早就来到市長徐洪刚办公室,跟他同来的还有吕倩等几名办案人员,只不过几人在走廊上等着。

    在套间外办公的薛源看到尤程东过来,诧异道,“尤市長,您这么早过来找徐市長,有急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急事,薛科長,麻烦你帮我通报一下。”尤程东意味深長地看了薛源一眼。

    “尤市長您稍等。”薛源道。

    薛源走进去汇报,一会就出来道,“尤市長,徐市長请您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尤程东瞥了瞥薛源,走进了里间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程东同志,大清早过来有急事?”徐洪刚瞅了瞅尤程东,淡淡地问道,他早上起来打开手机,看到尤程东的未接来电提示,不过徐洪刚也懒得回过去,尤程东并不是他的人,他对尤程东也不怎么热情,而且尤程东要是有要紧事,他相信尤程东会再打给他。

    “徐市長,是关于之前市电视台副台長伍文文坠楼的事,这事之前被定性为意外,但我们市局收到了新的线索,推翻了之前的结论,目前已经认定此事不是意外事故,而是一起凶杀案。”尤程东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凶杀案?”徐洪刚眉头一跳,目光紧紧盯着尤程东,“程东同志,你确定没搞错?我记得之前下调查结论说伍文文坠楼是意外的也是你们市局,怎么现在反过来说不是意外的也是你们市局,你们市局办案啥时候变得这么儿戏了?”

    “徐市長,之前的情况,因为我还没调到市局来,所以不是很清楚调查过程是怎么回事,但这次重新认定伍文文坠楼的事件为凶杀案,是有确凿的证据的。”尤程东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凿的证据?”徐洪刚意有所指道,“程东同志,有没有可能是你们搞错了?又或者是拿到了什么假证据?”

    “徐市長,不可能的。”尤程东肃然道。

    尤程东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从乔梁那拿过来的u盘,准备给徐洪刚看那个视频,徐洪刚这会却是加重了口气,“程东同志,你确定不是假证据?”

    尤程东怔住,看了看徐洪刚,见徐洪刚目光凌厉地盯着他,尤程东总算是有点明白过来,徐洪刚这是对他进行某种暗示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尤程东坚持道,“徐市長,证据已经是确凿无疑,可以说是铁证如山。”

    听尤程东如此说,徐洪刚眼里闪过一丝阴鸷,这个尤程东还真是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心里想归想,徐洪刚又有些惊疑不定,尤程东到底有什么证据?

    徐洪刚疑惑间,就看到尤程东手里拿着一个u盘道,“徐市長,这u盘里面有一段视频,可以证明谁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凶手是谁?”徐洪刚直视着尤程东。

    “徐市長,通过视频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凶手就是薛秘書。”尤程东毫不示弱地同徐洪刚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薛秘書?你是说薛源?”徐洪刚一脸震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,不然咱们这市里也没第二个薛秘書嘛。”尤程东点头道,嘴上回答着,尤程东心理暗暗骂娘,特么的,徐洪刚这演戏功夫也太高了,尤其是看到徐洪刚此刻脸上那震惊的表情,尤程东差点想吐血,妈蛋,刚刚没听到凶手是谁的时候,徐洪刚还暗示他是不是拿到了假证据,眼下听到凶手是薛源,又适时做出了震惊的姿态,这演技让尤程东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但恰恰是通过徐洪刚那前后截然不同的反应,尤程东此时也愈发断定徐洪刚对此事事先是知情的,伍文文的这个案子,大概率就是徐洪刚帮薛源掩盖犯罪行为,而鲁明只是执行徐洪刚的指示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心里有这样的猜测,尤程东脸上也不可能有任何表现,他对案子是否涉及徐洪刚完全没有任何兴趣,相反,他的目标是鲁明。

    尤程东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,就听徐洪刚幽幽道,“程东同志,你说的这个视频,放出来让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尤程东点点头,他能感觉到徐洪刚看着他的眼神格外凌厉。

    尤程东面不改色地将u盘插在了徐洪刚办公桌上的电脑上,将视频点开后,对徐洪刚道,“徐市長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背着手走过来,注视着电脑。

    当看到视频里薛源将伍文文抱起来扔下楼后,徐洪刚脸上的表情跟刚才如出一辙,震惊道,“这……这简直是狼心狗肺啊,伍文文是他的女朋友,他竟然能干出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说完,又暴怒无比道,“混蛋,简直是混蛋,这个薛源,竟敢欺骗我,之前伍文文坠楼的时候,他还一脸悲伤地跟我解释说是两个人因为吵架,伍文文冲动之下跳楼,没想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看起来格外愤怒,仿佛有一股被蒙蔽和欺骗的怒火无处发泄,尤程东看了,很明智地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短暂的愤怒后,徐洪刚严肃的看着尤程东,“程东同志,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尤程东道,“徐市長,薛秘書是杀人凶手已经是铁证如山,我们会依法对其进行刑事拘留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闻言叹了口气,“这么做是对的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任何人犯了法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和审判,就算他薛源是我徐洪刚的秘書,也不能例外,程东同志,我支持你们依法依规办案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听了道,“徐市長,感谢您对我们办案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点点头,“这是应该的,你们按规则办案,我哪能不支持?而且我把话撂在这,只要你们是有理有据的办案,那我徐洪刚就是你们最大的靠山,谁敢阻挠你们办案,我徐洪刚第一个不饶他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忙又道,“谢谢徐市長对我们的理解和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办案也很辛苦,我给你们支持也是应该的。”徐洪刚郑重地说道,话说完,徐洪刚话锋一转,脸上露出无比痛心和惋惜的神色,“这个薛源,简直是太不应该了,不管他跟伍文文的感情再怎么不合,也不能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说着,顿了一下又道,“程东同志,你是不清楚,之前我就有听薛源说过他和伍文文的感情不好,当时我还劝导他说感情就是要慢慢磨合的,哪怕是结婚多年的夫妻都会闹矛盾,更何况他们这种相处不久的情侣,我还开玩笑表示日后要喝他和伍文文的喜酒,让他跟伍文文好好相处,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种傻事,哎,可惜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洪刚这么说,尤程东接话道,“是可惜了,薛秘書如此优秀,却因为感情的事毁了自己的前程,确实是太不应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呐。”徐洪刚深有感触地点点头,“实在太不应该了,他本该有一个大好的前程,却亲手毁了自己的下半生。”

    徐洪刚一脸的惋惜,看着尤程东道,“程东同志,我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程东同志能否酌情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徐市長千万别这么说,有什么指示您尽管吩咐。”尤程东连忙道。

    徐洪刚道,“程东同志,是这样的,你也知道薛源是我的秘書,我对他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,说实话,他的能力极为出众,如今犯了无法挽救的错误,委实是让人唏嘘,我希望你这边能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自己去自首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尤程东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徐洪刚瞥了尤程东一眼,又道,“程东同志,而且你们也不能在市大院动手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薛源犯法,理该受到法律的制裁,但你们要抓他的话,不要选择在市大院动手,不然这影响太坏。”

    尤程东没说话,徐洪刚要求不能在市大院动手,尤程东觉得倒也可以理解,毕竟薛源是徐洪刚的秘書,他直接在这边抓人的话,让徐洪刚的脸面往哪搁?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徐洪刚继续道,“我认为给薛源一个自首的机会也不算是违反规定嘛,这也算是在不违法的前提下灵活变通,程东同志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,徐市長说的对,如果薛源愿意主动自首的话,我是同意的。”尤程东斟酌了一下就同意了,徐洪刚想给薛源争取一个自首的机会,无非是让薛源到后面还能获得宽大处理,尤程东觉得站在徐洪刚的角度也是能理解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