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排行榜: 总收藏榜 | 完本排行榜 | 最新入库 | 今日人气小说 | 本月排行 | 完本小说 | 穿越小说完结版 | 都市小说排行榜 | 玄幻小说排行榜 | 历史小说推荐
19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仙穹彼岸 >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我想为你拼一次命
    两年后,萧南风修为达至仙台境。朝中已经被他编织了一张大网,很多忠于他的官员都蛰伏中,等待他夺回权势后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在柳妙音的教导下,他也凝聚出了一个分身。分身留在皇宫掩人耳目,本体随着柳妙音外出历练去了。

    云海中,二人乘风飞行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行天赋真是夸张,我是因为有过本体修行的经验,分身才赶得上你这速度的。”柳妙音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查出缘由了吗?”萧南风笑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微微皱眉道:“师尊告诉我说,你爹是人,你娘是个妖孽,所以,你是人和妖结合而成,是以,大禅寺才没人肯教你修行之法,并且不许人教你修行之法,就担心你有朝一日会化为妖孽,为祸苍生。”

    萧南风摇了摇头笑道:“你看到了吗?一个谎言的开始,就需要有无数谎言去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柳妙音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直接说我有妖族血脉不就行了?非要说我根骨极差,无法修行,这不就是谎言?一个谎言的开始,接下来的各种解释,就未必是真的了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爹娘怎么死的?有人说被妖孽害死的,有人说是为大禅寺战死的,有人说被奸人害死的,众说纷纭,你听听就好了,现在还不是拆穿他们的时候,等我有实力揭开真相的时候,再去问一问他们吧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师尊没有教你修行,也是考虑到你身上的血脉会……”柳妙音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年幼就被带入大禅寺修行了,所以看到的世界只是大禅寺告诉你的世界,有些信息就一定是真的吗?”萧南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妖孽就是妖孽。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它们成为妖孽之前是什么呢?兔子、小猫、小狗、黄牛、山羊,它们无罪,它们只要一修行,就罪大恶极,是为妖孽?”萧南风问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微微皱眉,思想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没有谁天生为恶,为恶的只有心,心恶则恶。我不是为妖族洗白,我也承认有很多妖孽,但,并非所有妖都是孽。人有好坏,妖也有好坏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柳妙音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个故事吧,名字叫着《白蛇传》,你看看这故事里,谁是妖孽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柳妙音忽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萧南风将白蛇传的版本略微改动了一番,讲给柳妙音听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柳妙音眉头就深锁起来,待萧南风讲完之后,柳妙音沉默了好久,才说道:“你觉得,法海做得都是错的?”

    “法海没错,许仙没错,白娘子也没错,只是站的角度不同而已,就要看你愿意站在哪一个角度了。还有,我希望你也有一个自己站的角度,而不是别人帮你选的角度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柳妙音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你肩上的担子很重,为苍生、为佛门,你为过你自己吗?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从你的描述中知道,你的本体这两年四处斩妖除魔,拯救苍生,闯出了诺大的名头,几次为了救人,差点将自己的命搭进去,在修行界得到了无数人的追捧和赞扬。可是,追捧和赞扬真的很重要吗?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爱人需先爱己,不要因为修行功法奇特,不要因为别人的吹捧和要求,而丢了自己。你首先是柳妙音,其次才是佛门天才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一阵沉默,这些年,师门、师尊对她寄予厚望,都说她有美好的未来,是佛门之光,还没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角度,问过她的内心。她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,直到萧南风忽然问她,让她莫名地心中一阵温暖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说过,你教我自保之法,我们恩怨两清,我现在也渐渐有了自保之力,这次历练过后,你就要走了。我感激你这两年的指引,我不想你变成毫无感情的雕塑,我希望你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要不然,你修行那么多为了什么?将自己都修没了,修行还有什么意义?人之所以是人,那是因为人有欲,人有情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真挚话语,柳妙音莫名感觉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光。柳妙音被说动了,看他的时候,眼中也多了一股莫名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再给我讲讲这类人有欲,人有情的故事吧?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再给你讲个《倩女幽魂》吧。”萧南风笑道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历练,萧南风也不断给柳妙音讲着故事。二人看向彼此时,神色中都有了一丝莫名情愫,只是二人都极为克制,尽力不想让对方看到。

    此次历练过后,二人就要分别了,因此,萧南风这一路虽然克制着情愫,却一直在为柳妙音解着心结,他为柳妙音准备了各种新奇的东西,想让柳妙音不要被枯灯古佛所缚,能够看到世间无数美好的事物,能找寻属于自己的喜好和未来。

    傍晚时,二人在溪水旁烤着美食,吹着晚风,看着烟花绽放。

    半夜时,萧南风驱来大片萤火虫海,环绕柳妙音四周飞舞。

    清晨时,萧南风带着柳妙音来到一片花海,嗅着花香,看着万千蝴蝶环绕。

    下午时,萧南风将石头投入水中,将水花溅得柳妙音一身,最后被柳妙音一番笑着追打。

    萧南风带着柳妙音走街串巷,购买各种华服美食,又带着柳妙音悄悄潜入婚丧酒宴,假冒宾客混吃混合,弄得柳妙音心中又怕又刺激。

    这一路历练,斩杀妖魔到是不多,却体验了人生百态。这一路,也是柳妙音这些年来,第一次这么放松,她感觉在萧南风身旁,有说不尽的快乐。

    这次历练后就分别了,她也极为珍惜这最后的时光。

    游历了一段时日,他们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小镇上。

    远远就看到,小镇上的人都聚于一处,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却见数十名僧人,正用法宝锁链捆缚着一只数丈高的狼妖,狼妖浑身是血,还未死透,它嘴巴被锁链穿透,连声音都发不出了,它双目赤红,似有滔天怨气,凶气四射。

    小镇百姓又是怕,又是激动,喊着要杀了狼妖,同时对僧人们不断表示着感激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,你们小镇上的妖孽,已经被我们抓到了,我们是大禅寺佛子的追随者,你们要感激,就感激大禅寺佛子吧!”为首一名僧人高喝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禅寺佛子!”无数百姓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,这妖孽皮糙肉厚,我们会带回去处理,现在,它被吊着了,你们有什么冤仇,可以去发泄一下了。”那名僧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妖孽,害我爹娘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妖孽,害死我儿,我要你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百姓发泄着怒火,他们用各种农具、兵器攻击着狼妖,一时间,狼妖身上被打得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远处,柳妙音说道:“那些僧人是我大禅寺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他们像是在给那位佛子造势啊?”萧南风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巧了吧。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萧南风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巧了,这段时间,我的人收到各处情报,大顺皇朝各处,都有佛子除妖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远处陡然冲来两道风刃,直冲一群僧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偷袭!”一名僧人惊叫道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他们出手,快速挡住了两道风刃,但,更多的黑影却是快速而来,却是一条条狼妖狰狞地扑杀向人群。

    “是妖孽啊,快跑啊!”无数百姓惊慌失措地逃跑着。

    僧人们却脸色一变,其中一人惊叫道:“是狼妖群,它们怎么在这?快发信号,挡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一群狼妖冲上前去,将僧人们冲撞得四散而开。狼妖众多,狰狞地冲向所有僧人,不让僧人们离开。而那被捆缚的狼妖却被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们终于来救我了,杀了他们,我要他们死。”那刚被救下的狼妖叫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一群狼妖大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救命啊!”一群僧人惊恐地叫道。

    柳妙音脸色一变,就要冲过去,却被萧南风一把拉住了道:“你我都是初入仙台境,这群狼妖大多都是仙台境,我们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大禅寺弟子,我不能见死不救。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爱莫能助时,不要逞能,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?爱人先爱己,你需先保护好自己。否则,与送死有什么两样?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体已经赶过来了,并且通知各处的人了,但,我不能不管他们,师尊教我与同门守望相助,不可让妖孽为祸苍生,我岂能见死不救?你别管我,你快走。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柳妙音就冲入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蠢丫头,虽是同门,你又不认识这群僧人,他们明显是那佛子的追随者,你操什么心啊?”萧南风又是一阵气恼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的就是柳妙音这种圣母性格,但,他明白,这种圣母性格并不是本来就有的,是柳妙音师尊潜移默化对其洗脑造成的,他一路想要唤醒柳妙音,可是,貌似效果不够啊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冲上去,一方面是他冲出去也没用,他根本不是狼妖群的对手,另一方面,他想要让柳妙音认识一番人心险恶。

    果然,柳妙音一出手,僧人们的压力就大减了。

    “是佛女?佛女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佛女来救我们了。你们这群狼妖这下没处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佛女代表我们整个大禅寺。狼妖们,你们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僧人不断高喝着,同时引得众狼妖全部盯向了柳妙音。

    柳妙音越战,脸色越难看,因为狼妖们都冲着她来了,让她一时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僧人们在成功转移仇恨后,骤然向着远处山林逃去,根本不顾柳妙音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你们跑什么,再拖一段时间,会有人来的。”柳妙音叫道。

    “佛女,你神威无限,你对付它们就行了。”一名僧人头也不回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别给他们跑了!”有狼妖吼道。

    顿时,分出一些狼妖追向众僧人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柳妙音吸引注意力,也让僧人们可以分散躲避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柳妙音一人对战近半的狼妖。没过多久时间,她就被重创得倒飞而出了,轰的一声,她被数道风刃斩在身上,她浑身是血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柳妙音倒在血泊中,看着远去的僧人们,忽然一阵茫然,自己这是被抛弃了?自己来救他们,他们为什么不管我啊?他们若是不跑,能拖下去的啊,自己就不会这么狼狈了啊,自己是不是做错了?

    “大禅寺佛女?哼,受死吧。”一群狼妖狰狞道。

    一群狼妖冲到近前,利爪瞬间撕向柳妙音,眼看柳妙音就要被撕杀了。柳妙音也绝望地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巨响,萧南风千钧一发之际,挡在了柳妙音面前。萧南风的一身法宝,全部轰出,但,还是被利爪轰破罡罩,在后背上被撕下了大片血肉。

    萧南风不敢耽搁,抱起浑身是血的柳妙音就遁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别给他们跑了,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狼妖怒吼中追杀而来。

    萧南风抱着柳妙音直冲远处山林而去,身后群狼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柳妙音此刻伤势惨重,丹田都破了,浑身没劲,看着浑身是血的萧南风,一时无比惭愧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别管我,让你快走的吗?你怎么来了?”柳妙音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你护我两年多,更教我大量功法,我若真丢下你一个人跑了,我还是人吗?”萧南风忍着后背的伤痛,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柳妙音莫名一阵愧疚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发现,自己救人救错了,也第一次觉得,自己以前的理念,或许是错误的。看着萧南风忍着痛不断奔逃,她莫名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他们逃到一片大湖处,萧南风一头扎入了大湖中。

    “在湖里,别给他们跑了。”一个狼妖吼道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一群狼妖冲入大湖中,一群狼妖飞在空中盯着。

    萧南风带着柳妙音潜泳到一处树木茂密的湖岸处,蹿入林中,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不在湖中了,在四周搜!”一只狼妖吼道。

    山林中,萧南风迅速给柳妙音找了一个山洞,取出一些旗阵法宝布置好阵法,遮掩了一番四周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狼妖可以根据气味追踪我们,躲在这里没用,它们很快就会追来了。”柳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,我要你衣服上的气味,快!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柳妙音茫然道。

    却见萧南风快速撕下柳妙音那破烂的外套,并且取出一堆稻草,迅速扎了一个稻草人,将柳妙音破烂外套遮在上面,最后再用些许雾气遮盖出朦胧效果。

    “这阵法能遮掩一点气息,你安心在这里疗伤。我去引开它们,等你本体赶到时,应该就没有危险了。”萧南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,你会死的。”柳妙音惊恐道。

    萧南风第一次用手摸了摸柳妙音绝美的面庞,然后温柔地笑道:“我想为你拼一次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遮盖了山洞,继而抱着稻草人冲天而上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!”柳妙音在山洞中惊恐地叫着。

    ps:非常抱歉,兄弟们,很惭愧地告诉大家,因为本书成绩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从明天开始,本书的更新速度就要放慢一些了。但,我保证质量不会变,我会按照大纲脉络认真更新到大结局的,非常抱歉!